酒过三巡

来日苦多,幸得君子故事。

【凌李】不远,快到了。

双向暗恋。

脑洞不写出来会睡不着,一写发现停不下来。

 

一、生活的处处有爱意

纯白,四个圈,金属冷光,舒适椅背,排量3.0,加速时间5.9s。

李熏然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引擎盖上敲了三下,就它了。他对售车小姐粲然一笑,“下单吧。”

他本来的选择不是这款奥迪Q5,毕竟Q7都出了。只是两周前和凌远在糖朝喝皮蛋瘦肉粥时,他说了一嘴要买车。凌远听后表示自己三年前买的别克,那时候房贷还没还完,就忍下来没买Q5,心里一直有点小遗憾,劝李熏然一定别学他,喜欢的就别放过。

于是,他又学了凌远。

他摸出手机,拍了两张即将写上自己属名的车。微信上找到备注“凌远不远”发送——“我试了Q5,还真不错,想买诶。”

 

“李熏然?”

声音有点熟悉,却又反应不过来是谁。微微皱眉,李熏然转过头。对面是一位衣着整洁的女士,脚踩高跟鞋,头发微卷,神色夹杂着犹豫和惊喜。

女士摘了脸上的墨镜,调侃道“怎么,不认识了?”

李熏然笑起来,“苏爽,从美帝回来啦!”

苏爽,李熏然高中的前桌,语文课代表。人看着柔柔弱弱,却是个爱热闹的主。两个人因为日本热血漫聊起来,流川枫和樱木花道的男神对战,火影和海贼王争第一,友谊的热度蹭蹭蹭,两个人合伙买划算啊。于是,不会的题讲一下,没搞定的作业抄一下,和学霸做朋友,李熏然的高一、高二过得还挺爽。为啥没高三呢?因为人高二没上完就飞向美帝了,留下他苦哈哈得高考。这一去就少了联系,时隔九年。苏爽今天车被蹭了,才来了这4s店。

 

“嘿,火影忍者可都完结了啊。”“没事,我的海贼王还在更呢。”老友相见,分外想念,不喝一杯都对不起时光。

李熏然的手续一办,新车就能直接上路了。高中门口的铁板烧是肯定没有了,好在现在串串店都是越来越多。两人一合计,分司厅胡同的张妈妈川菜馆,两个无辣不欢的人是个好去处。其实李熏然还有一点私心,他记得上次凌远说那里的花生露好喝。

系上安全带,李熏然准备出发的时候,手机滴了一声,划开屏幕是凌远不远的微信“臭小子。”他抑制不住得嘴角上扬,苏爽从笑里看出了一点八卦的味道。

 

一顿酣畅川菜,几口下肚多年不见的那点隔阂消散,反而添了成年之后聊天的幽默。两个人喝着花生露,撸着串聊起了所有老友见面都得交待交待的感情生活。

“没在美帝收获爱情啊?”李熏然眉毛一挑调侃道。苏爽本来皮肤就好,如今会打扮了,也活脱脱一个美人。

“还是不懂资本主义的爱情。不说我,你呢?”李熏然听出来这是受了情伤回来的了,也就不再多谈,而是打起了哈哈:“社会主义好啊。”

“你这是有情况啊。不会还守着简瑶这多花吧?”

“没有,人都订婚了。”

苏爽啧啧一声,“你看着可一点不伤心啊,那就是别人咯。说说,什么样的?”

 “绝代佳人,好样。”李熏然脑海中出现凌远白衣飘飘的样子,是挺好看。

“那赶紧的啊。”苏爽手上筷子敲了敲盘子。

 “山有木兮木有枝啊。”

“暗恋啊,李熏然,你行。”

 李熏然撇了撇嘴,不置可否。

饭后两人互相留了微信,本来晚上要转战酒吧的,可苏爽晚突然接到了物业的电话,急着赶回去,便作罢了。

送完对方,李熏然在朋友圈发了一张照片,是四瓶花生露,配文字“好久不见啊,吃好喝好。”一会苏爽评论“为啥不拍吃的?”

李熏然回复“因为真的好喝。”

夏天的晚风是最怡人的,习习而来,让人的骨头都舒服了。

李熏然站在这风里想:我究竟该拿你怎么办啊,爱情。

 

二、相遇便做英雄

凌远其实不知道拿李熏然怎么办。医药代表私下收回扣,内部毒瘤要处理,但换下这个主任谁来替,究竟有多少药过手,这些药到底能不能用……等事情闹完,凌远已经两周没见李熏然了,小半个月。他看到了李熏然发的朋友圈,忍不住猜测,可理智提醒自己,人家可没说是这个意思。

作为朋友,他们见面的次数过于频繁,聊天太投入到忘乎所以,话语和动作都靠得过近,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生出了分享生活的欲望。凌远不是没有想过这种关系不对,但是每次看见李熏然的时候,就觉得正常到不得了,好像不这么做才是有问题。看到他笑自己眼底也自然生出笑意,听到他感叹生活不易忍不住手去揉他的头发。他原先和李熏然自嘲,年过三十就想忍不住关爱儿童了,结果被反剪了胳膊。

他想,也许应该站远一点好好思考。可是这两周,他累得倒在床上时,李熏然的样子在眼前更加的挥散不去了。开始他闭上眼睛,可是紧绷一天的神经却冷静不下来,没办法,他又睁开了研究和脑中的李熏然对话。

凌远问“你最近忙吗?”

李熏然对他哈哈一笑,眨了眨深谭般的眼睛。

“你肯定不忙,最近治安好。你还去买车吃饭呢。”

李熏然舔了舔嘴唇,就像他平时那样。

“李熏然……你别撩我。”

李熏然张开双臂拥抱了他,就像那天一样,他低沉的声音又在耳边“凌远,你看上去不太好。”

14天,这句话还是像一阵热风,把整个心烘得难耐,一想起来就忍不住打颤,情绪翻涌得厉害。你的勇敢闪着灼灼的光,令我迷乱。

 

好像从凌远认识李熏然的第一天起,英勇无畏四个字就贴在了李熏然身上。

一年前的夏天,雨量充沛加城市热岛效应,发布了暴雨蓝色预警。起初人们不以为意,国安的球照踢,台湾歌星的演唱会照开。白天断断续续的雨到了晚上彻底发起怒来,暴风骤起,倾盆般的雨水,哗哗落下。三个小时的雨夹杂着城市的垃圾和被刮断的树枝堵住了城市落水口,不多时雨水汇集起来,漫过地铁轨道,漫过公路台阶。一个稍显干燥的城市从来不曾想过有一天会因为降水而遇难。

第一医院在城市地势较高,凌远当天其实并没有加班到很晚,到了六点看雨不大便想趁机赶快回家。可是当他开车出了医院半个小时候,情况完全出乎人的意料。公路很堵,红灯被玻璃上的水滴晕成了模糊的一片,道路上已经开始积水,但车队还在缓慢得移动,大家都当是原本难堪的交通拥堵在雨天更加恶化而已,殊不知灾难正在来临。

只听见巨大的“哄”一声响,前面几辆车就侧翻倾倒了,凌远的车也被波及,感觉右前方前轮向下斜了几厘米。顿时心中一沉,凌远眯起眼睛,看清了前面的情况。大面积塌陷,整个地面被撕裂了一道口子,应该是地铁施工处了。可是在雨天之中凭空产生了深坑,似乎成为死神的门,水迅速聚焦。他想下车,可转头发现在塌陷同时公路已经变形,此刻便是被牢牢困住了。他能想到的只有报警,但好像已经来不及了。

当水漫过车门开始向里面渗水时已经不能开门,再过一会它就会漫过车窗,可是凌远除了等不知道做什么。等待的过程中时间被拉长,凌远突然想起了自己刚刚到凌家的时候,同样的感觉,无助但是不想挣扎。

远远地透过玻璃他似乎看到了警车在艰难的靠近,无果之后,一批警察像黑色的闪电一般穿破乌云而来。他不知怎么得想起了高尔基的海燕。他看着警察靠近,开始挖掘作业,在水面一点点漫上来要盖住玻璃之前,他看到了一个警察向他而来。

挖掘机很快将道路的阻隔物挖开,水一下子四散而去,凌远重新看清了这个世界。世界中有一张年轻的脸,一双好看的眼。他说“没事吧?”哦,还有一个好听的声音。

其实凌远没有受伤,因为他的车离塌陷地方不算近,刚刚也只是稍微倾斜,被水堵住去路,现下水散去他便没事了。但他正要感谢这只海燕时,却见他转身走向了那个深坑。那里的水还没有落下去,水里还有司机。凌远想拉住他,理性地告诉他,这个司机溺水时间已经超出生存时间。可是他却愣愣得站在原地,看着李熏然一步步走过去。

李熏然解开身上的重物,便和另一个同事跳下坑去。他们游着靠近车门,用力打开,发现司机已经昏迷,两个人将司机架在身上往回游。等到了岸边之后,有同事搭手,三个人一起把人脱了上去。李熏然有点着急,司机状态很不好。他四下寻找,大声问,救护车呢?凌远终于回神,坚定得走过去,说“我来,我是医生。”

相遇的时候便做了彼此的英雄。

 

在暴雨事件之后,凌远和当时几个一起患难的司机做了面锦旗送到了警队。他记得警号320101,到了警队,他默默用眼光搜索着那只勇敢的海燕。听到警员喊副队时,他回头一看,可不就是嘛。

他知道了海燕叫李熏然。之后便为了这次的“救命之恩”请李Sir吃饭。周六中午,两人吃海底捞,鸳鸯锅,一半清汤,一半红油。边吃边聊,称呼便从李警官变成了熏然,从凌院长变成了远哥。

饭后凌远觉得李熏然吃得太油腻,一定要清清肠胃,便带他去了一茶楼。茶楼中有唱平戏的,不过两人不大爱听,找了二楼的窗边坐下。凌远兴起,给李熏然展示泡了功夫茶,沸水,洗茶,热杯,李熏然一边笑话凌远大热天喝热茶和他爸一样,一边笑着看凌远稳稳的手在盘上来回。茶泡好,两人静了片刻,留一壶普洱飘香。

评论(12)
热度(64)

© 酒过三巡 | Powered by LOFTER